女主摸到男主下面的文|女主在做饭男主从后面做

女主摸到男主下面的文|女主在做饭男主从后面做

浪潮诗歌散文集 0

孙磊在一边旁敲侧击地说:“让你不看你就真不看呀?嫂子你也是够老实的,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万一里面存的正是他和其他女人的照片呢?”

田慧子听了有点不爽,但又觉得孙磊说的不是没道理,有点纠结犹豫。
文学
“所以说我这是在帮你呀,嫂子你这么好,要是他敢有别人的女人,我头一个不放过他!”孙磊做出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想尽最大努力把田慧子说动。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能善罢甘休才对。

“哪怕这样也该是我来看,你又为什么要翻里面东西?”田慧子还是觉得不对劲,再怎么说他孙磊这么偷偷摸摸的行为看着就像是有鬼。

孙磊无法,只能摊摊手说:“嫂子别多心,我这不是怕你受委屈所以才那么说的嘛……”

“算了,反正这东西我收起来了。”田慧子最后还是决定要听张重的,不能随便把这些“隐私”亮在外人面前。

她刚迷迷糊糊醒来听见书房的键盘敲击声就赶紧走过来了,现在才突然发现自己连衣服都还没穿好。

不对,她竟然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换了一件衣服!

“这……我刚才明明穿的不是这件衣服啊!怎么回事!”田慧子显然被吓坏了。

此时此刻的她不仅没穿内衣,就连外面这件新换上的棉质小衫也都显得有点“勉强”,就那么歪歪扭扭、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加上那一头凌乱散落在背上的一头长发,田慧子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刚被日本鬼子“蹂躏”过。

而且现在她面前还站着一个男人,这要是放在他们村里可是会被骂不检点的,她当然不知道自己胸前的那两团丰盈早就在睡着的时候被孙磊过了。

田慧子不禁有点脸红,甚至都不敢抬头正眼看孙磊了。但她越是低头耸肩那件小衫就越是容易滑落下来,不知不觉中连半边香肩都已经敞露在外了。

“磊子,你老实跟我说,刚刚我是怎么换了衣服的?”田慧子怒冲冲地问,心里已经大概能猜到发生过什么。

孙磊双眼还是盯着屏幕,因为他觉得现在如果现在这种情况四目对视会有点过于尴尬。

他若无其事地说:“嫂子这话我还真是听不懂了,我怎么知道你怎么换的衣服呀?我又没在你房里。”

田慧子明明记得自己是由孙磊扶着进房间的,而且好像还给她喂水了,但后面的事情她就通通想不起来了,脑海里只隐约残存了一些片段。

“对了,你房间里的那杯水是我端去的,许是你自己喝水时不小心打翻的吧。要换了是我喂你……哪能这么粗心呀?”

孙磊摸准了田慧子的心思,只有他越这么说田慧子才越不会怀疑,哪怕是怀疑了也不可能承认。

“好了,别说了。”田慧子羞赧地背过身去,“那应该是我自己记岔了,我虽然早就满三十了,但绝对不是那种轻浮的女人……没结婚之前绝对不能……”

孙磊听罢却没说什么,因为他只能用几个漫不经心的“哦”字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惊讶和难以置信。

他真没想到原来田慧子还是个雏儿,那就怪不得刚才张重打电话回来发现他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没有任何生气怀疑,看来张重多半也是不愿意碰她吧,怕负不起责任。

这还真很难说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了,看样子张重宁可睡客房也不愿意和睡她,也当真是悲剧。

田慧子见孙磊沉默倒开始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觉得自己刚才的语气可能太重了。

“对不起,磊子,嫂子刚才也是一时情急……你别往心里去。”她走到孙磊身后说,“你这脖子上好像有根头发,这头发好长呀,看着倒像是……我的?”

孙磊刚才本就积蓄了满身欲火,要不是横空被张重的电话给拦了他好歹能抓住田慧子的两团肉好好释放一把。

现在脖子被她的玉指这么一摸,孙磊觉得全身都又痒又热的,那股迫切需要释放的热血又再一次在他的头脑中翻腾。

“怎么啦?磊子你是哪里不舒服吗?”田慧子发现孙磊的身体一抽一放的,却不知道那是因为他内心的强烈欲望在作祟。

“我……我没事,别担心。”孙磊突然感觉裤兜里的电话在震动,是刘敏打来的。

这大半天都过去了他竟然忘了刘敏还守在医院,孙磊心里有点自责,忙不迭地按下了绿色接听键。

“敏敏,怎么了?咱妈现在情况好点了没?”孙磊故意把王芹叫成“咱妈”,毕竟刘敏在他心里已经和媳妇相差无几了。

“还是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刘敏还只是忧心忡忡地说着,“而且这病房里还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哎,我现在在电话里几句话根本和你说不清楚。”

“那行,敏敏你在医院里等着啊!我这就来,今晚换我在医院过夜吧。”孙磊低声细语地宽慰道。

他正准备和挂了电话和田慧子告别,没想到田慧子却比他还先声夺人了。

“啊——我的老天爷哪,疼死我了!”田慧子的叫声非常尖利,那是从小在村里唱大戏时练就好的。

“嫂子,你没事儿吧?怎么了!”孙磊应声跑去,一时情急还没及时把电话挂断。

这下好了,麻烦可就大了。

“孙磊,你怎么在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嫂子是谁?”气急败坏的刘敏在电话那头大喊。

刘敏气得够呛,简直恨不得马上把手里的东西通通抄起砸孙磊一脸。

“敏敏,我等会儿再跟你解释,你别误会,事情真不是你想象那样的……”孙磊边喊边跑去找田慧子,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呵,男人,全都一个鸟样,刘敏被气得够呛,刚放下手机就嘤嘤哭了起来。

孙磊心知他这下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但也没办法,总不能见死不救啊!

“嫂子,你没事儿吧?”他赶紧跑过去。

田慧子整个人无助地瘫坐在地上,一只手来回去揉着脚踝位置,脸上露出吃痛难忍的表情。

“没事儿,我刚才不小心滑了一跤而已,嘶……”田慧子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有事儿就先忙去吧,我一个人能行的,说不定今晚重哥就回来了呢。”一提张重,她吃痛的脸上还是露出了女儿家的娇羞和期待,孙磊真不知道该不该对她说张重已经跑路了。

孙磊将田慧子拦腰抱到沙发上,又从柜子里拿出了几瓶跌打药酒放在边上,但显然已经不准备代劳了,毕竟田慧子是这么保守内敛的女人。

“真的,如果你有事儿就先忙去吧,我自己歇上一会儿就好了。我打小身体就好,五岁时候脱臼了也没上医院,别担心。”

孙磊听罢放心地点点头,毕竟这时候他满心里想的都是怎么和刘敏解释清楚,根本没功夫顾上田慧子,也就只能任由她在家“自生自灭”了。

“嫂子,这是我微信,如果有什么事就直接找我好了。”孙磊掏出手机添加了田慧子为好友,然后又从抽屉里拿出那叠张重放在家里的钱交给田慧子。

“对了,张重刚才打电话回来说……他这几天出差了,回不来。我得先走了,回聊。”

“哦……我知道了。”田慧子黯然应了一句。

孙磊出门之后就马上火急火燎地来到王芹住的医院,但走进病房一看,不仅没见刘敏,反倒是多了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头子。

要不是有王芹躺在床上,他都还会以外是自己跑错病房了。

一路上他不管他怎么打刘敏的电话都不通,来到医院也不见人影,看来刘敏是真的生大气了,自己这回肯定死翘翘。

刘敏躲开自己或者挂断电话都不奇怪,奇怪的是怎么会没陪在王芹身边呢?而且身边还换上了这个半疯不傻的糟老头儿,孙磊真是想不通。

“小伙子,你看见我儿媳妇了吗?我刚去给她妈打个热水,怎么才转个身的功夫就不见了她?真是不像话。”老胡嗔怪着说。

莫非这老头儿是把刘敏当成了自己儿媳妇?孙磊真是哭笑不得。

他正打算出去找值班护士问个究竟,没想到胡进宇就走进来了。

“儿子,你看你媳妇,真不像话,自己婆婆都不管,快把她给叫回来!”

孙磊心里一惊,马上听出了是怎么一回事,老头子心里认定了刘敏和这个医生是一对。也就是说,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是“情敌”了。

“对,你儿媳妇不乖,回去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她的。你得好好照顾着咱妈,别学她。”胡进宇故意装得恶狠狠,但口吻就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

“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得给我说清楚了,什么时候我媳妇变成了你媳妇,我妈变成了你妈?像你这种斯文败类我可看多了。”要不是因为胡进宇还穿着白大褂像刚从手术室出来,孙磊早就把他给揪起来了。

“这位先生请你放尊重点。我没必要向你交代些什么,我的职责是对病人和家属负责,那你又是什么人?再说了,我爸肯定不会伤害王女士。”胡进宇也不想过多解释,反正他问心无愧。

他斜斜地睨了孙磊一眼,然后嘴角轻笑地走开了,目光既得意又不屑。

“老大爷,你是什么人?来,咱们聊一聊。”孙磊在病房里等刘敏回来,见闲来无事便想和老胡搭讪几句。

不得不说这老头儿也还真是细心,他不停地用热毛巾给王芹擦拭手和脸,还从外头搬回来了不少多肉植物,整间病房也不再像原来那么死气沉沉了。

看来这个痴呆老顽童的存在也不全是多余,而且他总是在王芹跟前絮絮叨叨地拉家常,一般年轻人根本做不到。

孙磊看着这老爷子气质不凡,以前应该也是个有为青年。

“老人家,您姓胡吧?看您对您老伴还真好呀!”孙磊搭讪说,但老胡显然并不太想搭理。

“是的,我跟我儿子姓。”话一出口孙磊差点儿没憋住笑,哪有长辈会说自己跟晚辈姓的,这不是本末倒置么?

“这跟你没关系,请你离开我家,我老伴儿卧病在床不方便见客。”孙磊没想到老胡会下逐客令,怎么看起来比一般年轻人还机智。

“胡大爷,您弄错了。这里是医院,不是您家,床上躺的也不是您老伴儿……”

他想尝试把一切拉回到“正轨”上来,但老胡一听竟然马上就抄起了扫把,狠狠地在他的后腰上拍了两下,孙磊立刻疼得直不起腰了。

“喂,我说你不能这么倚老卖老,怎么能动手打人呢!你别以为我不敢还手。”

“那你来还手呀!我是一等一的步兵,还会怕了你这个小兔崽子么?”老胡硬气得很,说话间已经扎好了马步,一副准备迎战的架势。

孙磊无法,他总不能真和老胡干一架吧,万一出了什么事,十个脑袋都不够赔的。他悻悻地离开了医院,心里寻思着该上哪儿去找刘敏。

毕竟一个人要是成心躲着你,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给找着的,这还能怪谁呢?怪自己和田慧子待久了,一时没留神暴露行踪了呗。

孙磊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刘敏公司看一看。

办公室地面一片狼藉,里间还夹杂着几个大汉的高喝声。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要是肉偿我也不介意……”

糟糕,怕是刘敏被来讨债的高利贷非礼了,孙磊赶紧跑过去。

“滚,那是金宇欠你们的钱,和我有什么关系?再动手动脚我就得报警了!”刘敏正在撕心裂肺地大喊。

“怕个屁啊!兄弟快给我上,把这女人的手脚都抓住,我彪哥也很久没碰女人了,正好!”

“你们别动手,欠多少钱我都给你们,万事好商量!”孙磊边跑边喊。

彪哥听见半路杀出来了一个程咬金也不恼怒,反而觉得好玩,因为他行走江湖几十年就没有得不到的女人,只要他想。

“臭婆娘,这是要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吗?怕就怕来的是狗熊,救不上人还被倒打一耙。”彪哥说,旁边几个小喽啰听罢都哄笑了起来。

刘敏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怒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她真不懂自己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还挺犟的啊?有个性,老子喜欢!”彪哥的大笑响彻了整个办公室上空。

“别动手,否则你们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孙磊刚跑到刘敏办公室门口,却发现门被反锁了,外面的人根本进不去!

彪哥一行人根本不把孙磊的制止当一回事,胳膊怎么拗得过大腿呢?实在不行就把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抽一顿,说不定到时候他还会主动让自己对刘敏下手,这样才好求饶呢!

孙磊以最快的速度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钥匙盘,但试了好几根都不开不了。这里的钥匙实在是太多了,少说也有上百根,要是一根一根地尝试根本就来不及。

“啊——不要!”

彪哥三五下功夫就把刘敏身上的衣服都扯开了,那硕大挺立的雪峰和玲珑的屁股都让彪哥兽性大发,立刻就想把她给办了。

孙磊思前想后,要想救刘敏的办法就只剩下一个:爬窗。

这两边的办公室紧挨着相距不到两米,而且窗台上还有一条通道,如无意外是可以走过去的。

只是窗台上没有任何栏杆或者障碍物阻挡,要是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就会掉下去一命呜呼了,而且能爬过去的前提还是屋里没关窗。

有什么办法能让那群混混把窗户打开呢?有了!孙磊急中生智,把办公室的电闸给拉了,现在的天气闷热异常,他们肯定会忍不住开窗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