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作业play错一道做一次:两个人一前一后怎么做

做作业play错一道做一次:两个人一前一后怎么做

浪潮诗歌散文集 0

老周的话让夜色气坏了,发送来一个发怒的表情,然后又发了信息过来:“你才是又老又丑呢,我跟你可不一样,我对自己的身材样貌一直很自信的。

你说怎么证明?要不我给你摆出来你想要的姿势,我现在就可以照你说的要求,现场拍给你看。不过我还是不能露脸让你看到,毕竟咱们都是网上认识的。”
文学
老周心里燥热了一些,吞咽了一口唾沫,直接给夜色说着:“那好吧,你现在跪在床-上,把你的内-裤推到大腿上挂着,然后再拍张照片给我看看,这样我就能证明你是不是真的现实拍的照片了。”

老周发送完信息,那边过了好一会儿就发来了一张照片。

照片中两天白皙诱惑的美-腿跪在床-上,而且那条黑色的xìng感小内-裤挂在了白皙xìng感的大腿上,露出了迷人的大腿跟,可惜腿-间最迷人的风景被睡裙遮挡住,看不真切。

这一张照片足以证明那个女人用的是真照片,而且那迷人的腰肢和xìng感的美-腿,体型xìng感诱惑,而且一看就是年纪并不大的女人。

“美女,好xìng感啊,今晚有空吗?出来曰比吧?保证爽死你。”老周直接发送了信息过去。

老周没有把这个网上新认识的女人当回事,毕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万一是骗钱之类的那就不好玩了。

所以不抱希望就不会有太大失望,老周直接吓流的言语就上去了,说的那么火bào而又热辣,估计要是小姑娘的话就直接给吓跑了。

在老周发送了信息过去不久,对面这才回了信息过来:“好啊,等找个合适的时间,试试你那座大pào台是不是真的很好用,看着模样火力应该很足很猛才对,就怕遇到我这样xìng感的搔女人,三五分钟就给你搞的低头不敢抬头了。

好了,不跟你说了,等过几天我这边方便了,约你出来来一发,只要你能让我满意,我保证能让你爽的飞上天去,我伺候男人的本事,没有多少男人能受得了。

我全身上下三个洞,可以让你体会到全世界最美妙的滋味,只不过你那个太大了,就是不知道我的后门能不能适应呢,只能到时候看了。

好了,很晚了,叔叔,我不跟你聊了啊,我要睡觉了,保养身-体要紧,保养脸蛋漂亮身材xìng感,你们这群男人才喜欢。”网名叫夜色的女人很快发送完信息之后,又发送了一个再见的黄脸表情。

发送完这些之后,老周倒是一脸懵逼,不知道怎么就冒出来这么奇怪的女人,而且也没向自己推销东西,更没有接活的那种报价。

老周点上一根烟,不再去想这些,看看时间已经很晚,可惜给侄媳陈娇娇发送的信息就再也没有得到回复,老周心里狠狠的想着,是不是又被张鹏那个身-体不大行的表侄给按倒在床-上狠狠的搞起来了。

对于表侄张鹏,其实老周对表侄是真的不错,可是这种事情没办法说的,总不能说表侄,你每次时间三分钟,得想想办法。

这种话语不能说出口,陈娇娇现在也不方便回话,想想明天下午的见面,老周抽完了烟就赶紧上-床了,想着今天养足精神,明天先不说那对诱惑的母女花能成功的几率很小,可至少能有时间跟侄媳陈娇娇接触,那几个小时的时间里,行动快一些的话,足够玩出很多刺激又兴奋的运动和花样了。

闭上眼睛的老周开始准备睡觉了,这个时间里,小区里的极品少-fù刘芳,安静的躺在卧室里翻来覆去的。

今晚楼上的刘香过来跟刘芳聊天了,都是聊着很放肆的话题,而且很多事情都说的那么露骨,把刘芳都说的俏脸通红。

还说着这两天她看中了物业的一个电工师傅老周,刘香话语中的意思,是说着自己常年得不到满足,想跟那个莽汉偷晴,肯定又过瘾又刺激的,还说着她跟刘芳姐妹俩关系好,让她帮忙出出主意。

刘芳听了之后心里慌乱,也不知道怎么着就劝阻刘香可别这样,把各种风险都说了出来。

那个时候刘芳是为了刘香好,毕竟在外边跟男人偷晴总是不对的,还有一点是刘芳内心深处不知道为什么会冒出来的感受,那就是一想到那个结实强壮的黢黑电工师傅,狠狠的占有和玩弄刘香的时候,刘芳内心中就会有种吃醋和嫉妒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像是原本属于自己的宝贝,突然间要被人抢走了一样,刘芳为了自己的内心想法感觉到无比羞耻,因为她发现自己真的有点在意那个粗鲁对待自己,强bào自己的电工师傅了。

可是这样的想法就是控制不住。

刘芳翻了个身,xìng感火辣的身-体侧卧,展现着她完美的身材曲线毕露。刘芳在轻轻皱眉,因为她又想到了今晚跟刘香聊天的事情。

刘芳那时候一直都在劝阻刘香,可谁知道刘芳劝的越厉害,刘香就笑的越浓烈,而且准备找机会钩搭那个电工师傅的想法更加坚定。

不是自己的事情,而且刘芳跟刘香只是楼上楼下的好邻居,平时整天在一起也算是好闺蜜,可刘香看起来下定决心,刘芳也没理由去说什么,只能在心中无奈叹息一声。

今晚的聊天刘芳感觉心烦意乱的,倒是在刘香看起来兴奋无比,作为老公长久在外出差的刘芳,也理解刘香这样需要男人的心酸苦涩,那种身-体的yù-望真的很难忍受。

刘芳只是无尽的叹息和烦躁,可谁知道在今晚刘香临近离开回家去的时候,还说了一句因为刘香老公赵华民整天在家的关系,根本没机会也没时间去外边寻找别的男人获得满足与美妙的感受。

所以刘香就跟刘芳说着,到时候需要她帮忙提供一下场所,比如可以在刘芳的家里做点才自己的事情,这件事情刘香说的情真意切,直接就乞求着刘芳帮帮忙。

刘香这么久以来还没有求过刘芳,所以在她开口的时候,刘芳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拒绝,只是含糊着说了一句到时候再说。

最后就是刘香心满意足的离开刘芳家里,留下刘芳内心烦躁不安的待着。

黑暗的卧室里,原本温馨松软的大床在此时的刘芳感受中,也没有以往那么舒服和令人满足了。

更奇怪的刘芳这几天,每天在黑暗中的卧室里,脑海中回dàng着最多的,就是自己被那个粗鲁的电工师傅野蛮强bào的一幕幕。

每次伴随着回忆,刘芳就感觉浑身空虚难忍,那种像是骨子里都难受的感觉,总是让刘芳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煎熬。

刘芳在黑暗中又忍不住的叹息一声,声音那么大,在整个卧室里都能听到。

,刘芳看起来那么的靓丽迷人,高学历的她在公司里也是个团队的负责人,令很多男人都自惭形秽的不敢接近。

可是这个魅力xìng感的女人,却迷上了被粗鲁电工师傅强bào的滋味。

皱着眉头又翻了个身,刘芳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如果现在卧室光线充足的话,会看到刘芳的脸庞变得无比臊红,而且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充满了炙热的yù-望气息。

刘芳无数次的暗骂自己那么搔,那么见,被一个底层物业维修过强bào了不止一次,而且现在她每天都还在幻想,还在回味着那种难以言说的兴奋感觉。

就像现在一样,刘芳甚至想着再让那个粗鲁的电工师傅过来,按住自己火辣的身-体,抱着自己xìng感圆润的紧翘屁-股,如同狂风暴雨的去狠狠的占有她。

如果那个电工师傅忍不住想弄我,过来敲门来找我的话,或许我会半推半就的打开门,让那个结实健壮的电工师傅进来再次强bào自己吧,那种身-体暴涨和撕裂的满足感,或许会回忆一辈子。

刘芳在心里暗自说着,同时又想起了在被那个电工师傅接连强bào了两次之后,第二天一早,她下床都感觉两腿酸软,腿-间的秘密地方酸疼到了麻木。可是那种滋味痛苦难受中,偏偏有着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美妙感觉。

刘芳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闭着眼睛在回忆着电工师傅强bào自己的每一个细节,特别是在幻想到老周那结实的腰,跟打庄机一样疯狂的动作时,闭着眼睛的刘芳紧皱眉头,魅力的脸庞带着异样的神色,还有些痛苦的神色,悄无声息之间,刘芳那只漂亮的手伸到了腿-间,然后两跟手指在自己最神秘的地方不断的撩拨。

触碰到最敏感的一起,又缓缓的深入。

刘芳的动作随着她脑子里幻想着当初电工师傅老周的手部动作,开始一点点的幻想和还原老周用手对待她的情形。

强烈的羞耻感让兴奋程度变得更加强烈起来。

刘芳身-体充满了美妙的滋味,可是刘芳的心里也在叹息。

哎,终究不如那个电工师傅粗糙的大手带来的滋味美,更美的是电工师傅那强壮威猛的身-体。

刘芳一边闭着眼睛幻想着,一边用手模仿着老周的动作撩拨自己的腿-间,同时刘芳夹-紧了双-腿同时,深陷在幻想中的刘芳却紧皱眉头不断呼喊着不要,不要。

刘芳快要哭出来,因为她以前是那么的矜持优雅,自从被电工师傅强bào之后,整个人的心思都像是变了一样,令她自己感觉陌生,但是又像是中了dú,上了瘾,一直都忘不掉这样的滋味,每天晚上难以入睡时都会幻想那时候的滋味。

甚至这几天里,每晚上跟老公打电话也变得索然无味。

不管刘芳这个已经深陷入yù-望中的极品少-fù这边,与此同时的深夜中,一个奢华的别墅里,物业经理的林倩倩从架子上下来。

这是个上三楼地下一层的别墅,是整个物业集团副总的,林倩倩成了副总随时想要就能玩弄到的女人,不过林倩倩与此同时也获得了她想要的,那就是这个城市南区三个小区物管,还有一家写字楼与商场的物业经理,主管着五个物业的事物,每年各种渠道弄到的钱,加上副总给的,y*bdj独家最少都是百万起步。

林倩倩面色朝红的爬起来,把身上捆绑着的绳子从身上松开,顺便把带着不少圆孔的口塞从脑后解下来。

当林倩倩站起来的时候,突然间轻哼了一声,声音充满了低沉的销魂与美妙。

林倩倩脸上带着羞耻的表情,白皙的手臂绕到身后,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弹xìng臀ròu之后,又把手伸到了臀缝中。

这时候的林倩倩在臀缝的夹-紧中,有一个带着容貌的白色尾巴状的东西,以进入的角度看去,分明是进入在了林倩倩的后门中。

想着自己刚才被恶心变态的副总用电动东西进入前门,后门还用这种狗尾巴的东西塞进,林倩倩就感觉到强烈的排斥。

手轻轻握住了狗尾,林倩倩慢慢的向外抽离,狗尾的前段,是一个类似玻璃材质的东西,而且上边还有一圈圈的纹路造型,以至于每当林倩倩从自己的后门抽离出一圈的时候,都会控制不住的轻哼一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