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蹂躏的欲仙欲死:他不肯退出她的身体

被蹂躏的欲仙欲死:他不肯退出她的身体

浪潮诗歌散文集 0

被蹂躏的欲仙欲死:他不肯退出她的身体

两只大甜瓜挤在一起,简直勾魂摄魄,老刘的口水都要出来了。

陈晴晴也比对了一下,发现自己的确是比她小了一点,暗暗有些生气。

“刘叔,你看她,她竟然说我胸小!”

陈晴晴觉得有点理亏了,急忙找老刘来找场子。

可是,老刘是有心无力啊!

“刘叔!”

 文学



“刘叔,快啊!”

一次次的催促,老刘终于按耐不住了。

他一个猛扑便扑倒了辛小香的身上,掀开她的rǔ贴。

长期不见光,以至于她的小樱桃显得那么粉嫩,竟然还湿润着的,简直太美了。

老刘一把含住了她的小樱桃,另一只手又把玩着另一只,玩的不亦乐乎。

“啊……刘叔……你太会玩了……”

辛小香放肆的浪叫,让老刘更加兴奋了。

“刘叔,你看她多浪,还没怎么着呢,她就动情了!”

老刘伸手一摸,果然摸到了那泥泞不堪的神秘之地。

“刘叔,人家想要,快进来啊……”

这小骚蹄子真是够浪的,老刘也不客气了,他提杆上阵,但里面确实九曲回肠,仿佛一条羊肠小路。

进入没几个回合,老刘差点就出来了,这可真是个难对付的主。

怪不得她这么自信,原来她天生天赋异禀,尚有床上功夫的天资,难怪这么骚。

加上她平时出去勾搭富二代,早就练的身经百战。

怪不得她铁了心的要勾引老刘,这可不仅仅是一次简简单单的打赌,而是一场床上功夫的较量。

天赋异禀的辛小香,对上了天生驴货的老刘,二人简直是针尖对麦芒,冰山对火海啊!

“快点啊,刘叔!”

辛小香似乎比老刘还着急,她捉住老刘的话儿,在自己的神秘之地摩擦。

“呲溜!”

老刘的话儿没入了大半,直达内部,登极峰顶。

“哇……好大!”

辛小香忍不住呻吟起来,简直勾魂摄魄,那叫声宛转悠扬。

老刘哪管那么多,掐住她的柳腰,大喊:“说,你是浪蹄子!”

“啊……我是浪蹄子……我是刘叔的……”

辛小香果然听话,她放肆的叫,已经把自己的尊严,节操全部扔在了地上。

陈晴晴看着心里是又酸又觉得**,她知道,老刘这是在帮自己出气呢!

“给晴晴道歉!”

老刘再次命令一声,只见辛小香刚好换了个姿势,是后入,她跪在陈晴晴面前,求饶道:“啊,晴晴姐,对不起,我错了……你老公要弄死我了……”

“姐?叫妈妈!”

老刘很不要脸,他竟然让仅仅只有十九岁的陈晴晴当妈妈!

“啊……晴晴妈妈,我快不行了……我道歉……我对不起你……”

辛小香彻底屈服了,她真没想到老刘这么强,她也睡过不少男人了,每一次都是被玩弄,可这一次,是她今生最爽的一次,爽的她腿都伸不直了,简直沉浸在那又酸又爽的欲望当中。

“叫爸爸!”

老刘更过分了,既然她都叫陈晴晴当妈妈了,那自己当然也要体会一下当爸爸的感觉了。

“啊……爸爸……弄我……”

突然,辛小香小腹剧烈的抖动。

身体也变软了,她趴伏在床上,身体抖得那么厉害,就像是犯了癫痫一样。

“服不服?”

老刘倒是神气起来了,这时候,辛小香就好像个卑微的奴隶,什么都听老刘的。

“刘叔,你太厉害了,晴晴,你和刘叔做过没有,简直太爽了!”辛小香的脸上多了几抹柔情,她好像要拉着陈晴晴下水,让她也体会一下那舒爽的感觉,满满登登的。

陈晴晴心里一han,尴尬道:“我……我还没有,我还是处,我在考虑……”

这一刻,她心里竟然动摇了,那天就她和老刘在,所以也就放开了,可今天,有辛小香这个外人在,她有点不好意思了。

“考虑什么啊,晴晴,我们化干戈为玉帛好不好,我们一去服侍刘叔,那样一定很爽!”辛小香竟然起了这种心思,她可真是个S货,竟然还想拉着陈晴晴下水。

陈晴晴犹豫了,她淡淡的说道:“我……我还是算了吧!”

“不行,你不照做的话我就把你的事儿公布到学校贴吧上去!”辛小香板着脸恐吓,还作势拿出手机要打电话。

“好好好!我做!那你……你出去!我毕竟是第一次,不好意思当着别人的面做这种事……”陈晴晴的脸瞬间就红了,难为情地挡住胸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